星二代闪耀!余嘉豪14中11砍25+12打崩福建内线

2021-10-18 2:42 | 分类:捷报比分 | 阅读:5 | 评论:0

记者:约维奇在今日训练中脚踝受伤 伊斯科背部不适

2021-10-18 1:36 | 分类:足球比分 | 阅读:9 | 评论:0

直播吧10月17日讯 据科贝电台记者米格尔-安赫尔-迪亚斯刚刚报道,在今日的训练中,皇马前锋约维奇脚踝受伤,伊斯科背部感到有些不舒服。

在今日皇马的训练课中,约维奇伤到了自己的脚踝。伊斯科的恢复也遭到挫折,他的背部感到不适。

本赛季,约维奇的出场时间仍然很少,他在西甲出战了5场比赛,均为替补,在总计60分钟的比赛时间里送出1次助攻。伊斯科的上场时间也不多,他在联赛出战6场比赛,在总计166分钟的上场时间里贡献1粒进球。

(马东宇)

阅读全文>>

直播吧10月17日讯 《德国足球转会市场》盘点了2022年合同将会到期的球员所组成的最佳11人阵容,姆巴佩与迪巴拉领衔锋线,博格巴、法蒂均在其中。以下为具体阵容:

门将:洛里

后卫:吕迪格、克里斯滕森、聚勒

中场:凯西、林加德、博格巴

前锋:法蒂、迪巴拉、姆巴佩、登贝莱

(陈皮不是橙)

美记:马刺正在为波波维奇1-2年内退休做准备

2021-10-17 14:09 | 分类:足球比分 | 阅读:8 | 评论:0

名记:公牛将泰勒-库克的合同转为双向合同

2021-10-17 13:02 | 分类:足球比分 | 阅读:5 | 评论:0

直播吧10月17日讯 据名记Woj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公牛已将泰勒-库克的合同转为双向合同。

库克今年23岁,身高2米03,体重115公斤,在场上司职前锋。公牛在今年9月9日官宣与其签约。

20-21赛季常规赛,库克为篮网&活塞出战32场,场均出场13.7分钟,得到4.9分3篮板0.5助攻0.3抢断,三分命中率50%。

(最佳第十五人)

阅读全文>>

尼克斯官方:球队正式签下后卫布兰登-奈特

2021-10-17 11:55 | 分类:足球比分 | 阅读:4 | 评论:0

突然宣布!恒大债务危机恐化解,央行重磅发声!

2021-10-17 9:41 | 分类:nowscore.com | 阅读:5 | 评论:0

央行10月15日在三季度金融数据统计发布会上回应称,恒大集团总负债中,金融负债不到三分之一。债权人也比较分散,单个金融机构风险敞口不大。总体上看,其风险对金融行业的外溢性可控。

目前,各地区正在按照法治化、市场化原则,依法依规开展风险处置化解工作,督促恒大集团加大资产处置力度,加快恢复项目建设,维护住房消费者合法权益。

恒大集团资产总规模超过2万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项目约占60%,涉及到1000多家作为独立法人的项目子公司。近年来,因经营管理不善,未能根据市场形势变化审慎经营,反而盲目多元化扩张,造成经营和财务指标严重恶化,最终爆发风险。

一直以来,恒大的新闻都不断,从一个排名靠后的地产商冲到排名前三,恒大的积极进取让人记忆深刻。

积极进取的背后是高杠杆和高投入,曾经招保万金独霸天下,现在除了万科还排名前面,招保金已经远远的落后了。取代他们的是恒大、碧桂园、融创、华夏等新锐力量。

恒大这些年进步很快得益于恒大在三四线的广泛布局,一直以来,恒大都是靠高杠杆低价拿地进行快速扩张,资金的使用效率到了极致。恒大此次的高调,固然有资金紧张的原因,也有希望凭借公开发生引入更强的合作方和资金,使得资产能有更好的价格的可能。

恒大走到今天,若是深究起来,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错判了形势。尽管恒大的决策层历来干练超强,令人钦佩,但这种方向性的错判无疑是加重了其自身的危殆。

淘汰那些伟大强者的,从来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他所面临的时势变化以及他对这种时势变化的理解不足。总之,恒大的悲剧令人心痛,希望恒大尽可能平安渡过。你觉得未来恒大还能重夺“一哥”的位置吗?快到评论区谈谈你的看法吧!

北京时间10月14日讯13岁百草枯女孩已经返回家乡进行保守治疗。近期网友一直关注驻马店13岁女孩喝下百草枯在郑州救治的最新进展,大家纷纷为女孩祈祷希望能发生奇迹,给小姑娘一次重生的机会。据悉小姑娘的情况一直在恶化,其在郑州治疗期间曾有好转迹象,但是5日开始小姑娘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小姑娘在武警河南总队医院发生肺部纤维化以后,家属已经为其办理的转院,目前小姑娘已经回到确山县人民医院采取保守治疗。

从这里也能够看出这个家已经尽力了,同时据需抢救也没有什么意义,最终还是那个结局。

此前报道: 13岁河南女孩,在放假的第一天,喝下了百草枯。

那天因为一些生活琐事,网传是说女孩的父母让她去下地干活,她不想去,于是和父母发生争执。 也有一种说法,是说女孩和同学发生不愉快,一时想不开。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悲剧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她在打开一瓶农药的时候,根本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在喝下半瓶后,她把自己的这个举动拍了照片,发给同学。 同学看到后赶紧告诉老师,接着老师联系孩子的父母。 父母还在地里干活,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专家也乐观地说:“喝百草枯不是必死无疑的,要科学对待,尽早抢救是非常重要的”。 我当时看着这个新闻,并没有觉得多乐观。 百草枯就是这样一种农药,喝下去的前两天,患者和一个正常人一样。可是,从他喝下去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开始等死。

百草枯给你后悔的时间,却不给你活命的时间。

在10月4日那天,女孩的病情开始恶化,肺部一小时一变。

有人说,百草枯这种药,喝下之后,可以给你后悔的时间,却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 因为很多中毒者走向死亡的过程中,人是清醒的,但会被告知,没有解药,只能一点一点看着自己的生命在流逝。

“我们这个行业总结过一句话,叫百草枯是一种‘给你时间却不给你希望’的药。”河南省直第三人民医院急重症医学主治医师许智晶在接受大象新闻采访时表示,当百草枯进入人的体内后,首先会损伤消化系统,接着就是被血液吸收。 喝下百草枯后,它在人体血液内循环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段时间内,人的意识是清醒的。

所以在人类误服大剂量的百草枯情况下被抢救成功地概率是非常低的。据悉在小姑娘病情恶化的第二天也就是10月6日,家属为其办理了出院手续并由河南君鹏爱心医疗转运公司将其转运至确山县人民医院继续救治。确山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方面也向记者证实女孩于6日晚转运至该科室治疗。

据该院一名急诊科医生介绍,接治小姑娘以后其肺部症状一直持续恶化,小姑娘双肺之前的纤维化越来越严重,随着双肺的换气功能越来越差,小姑娘缺氧会越来越严重。除此之外小姑娘的肝、肾功能都有损伤,目前受到百草枯残留毒性的侵蚀,其肾功能也出现衰竭。

医生表示:小姑娘病情恶化后,家属提出回家乡治疗,目前小姑娘的情况是有一天算一天。让人心碎的是目前小姑娘一直处于清醒状态,所以她时刻都能感受到来自身体的痛苦。

现在唯一能救小女孩的就是呼吸机,换血,换肺 这还得取决于其他脏器没有受到太多损伤的情况下,看样子是的。 百草枯需要钙离子去活性,这也是为什么要喝土化水,自然界泥土中涵盖大量钙离子。 首先先把呼吸机插上维持供氧,纤维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注射钙离子和钙离子拮抗剂。去血液中百草枯活性。

但是纤维化已不可逆转,只能通过换血去维持血液血氧,辅以呼吸机。

血液中百草枯成分降低后进行换肺 这是理想的治愈百草枯的解决方案,实际案例中大部分病人根本撑不住就没了,剂量问题。 如果不考虑心率问题,那么无限次进行大换血也是可以存活的,换血是最难挺住的。很多评估方案根本没法实施,主要是肺泡纤维化无法进行气体交换,血氧成分太低细胞死亡。 如果病人顶得住,换血拖到血液百草枯成分达到指标,这还是有治愈希望的。 前提,不要喝太多,其他器官的损伤也是不可逆的。

这里要说的是换肺,如果换肺确实能救小女孩,可是就算有了肺原也是不容易的,器官移植就是近代外科学领域最伟大的创新之一。当我们身体某个部位无法正常工作时,就像机器替换零件一样将它换掉就好了。只要重新患上了健康的器官,疾病就能够痊愈。

但目前为止,器官移植是一个难度与风险双高的大手术。患者能否接受器官移植,需要通过严格的随诊和全身检查评估,达到移植条件才能进行。手术期间,患者不仅要度过有生命危险的手术关,还要面临术后昂贵的抗排斥治疗。

我国首例肾移植实施于1972年,肝移植于1977年,心脏移植于1978年,经过40余年艰难的发展过程,现已与世界先进水平接轨,目前我国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每年大概有150万人,可其中只有约1万人能够做上手术,不到1%。据悉,我国临床手术量仅次美国,已成第二大器官移植国。 目前,我国肝、肾等器官移植已与国际水平接轨,但心、肺移植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为什么肺移植在器官移植手术中,难度最高?

肺移植手术至今已有50余年的历史。1963年,美国密西西比大学医院James Hardy博士实施了全世界首例肺移植,患者术后18天死于肾功能衰竭。1979年,北京结核病研究所辛育龄教授为2例肺结核患者施行单肺移植,术后7天和12天患者因为排异和感染切除移植肺。 在我国,1978年~1995年有20例肺移植手术,2002年至今,肺移植手术已超过400例。2017年我院已完成40余例肺移植手术,围手术期存活率成功率超过80%。而在国外,肺移植1年生存率超过90%。 肺移植是非常有难度的手术

肺移植主要针对无有效内科治疗方法或经内科系统治疗无效症状进行性加重的慢性终末期肺病患者。肺移植的疾病种类包括肺移植的疾病种类包括特发性肺纤维化、慢性阻塞性肺病/肺气肿、尘肺、支气管扩张、特发性肺动脉高压、肺静脉闭塞症、中毒(氯气、氟化物、百草枯)、闭塞性细支气管炎、先天性支气管肺发育不全、肺淋巴管平滑肌瘤病、特发性含铁血黄素沉着症等。

而换肺前期的各种费用百万左右,后续还有昂贵的相关费用,真的不是一般的家庭可以接受的,所以换肺对于穷人来说就等于宣判了死刑。现在孩子的家属没有直说也能够明白在经济上无法接受这面昂贵的治疗,只能够选择保守治疗,这个家庭选择是对的,为什么这么说那,那是因为我也经历过。

我的父亲去年就是服用敌草快去世的,当时发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没穿上衣,倒在泥浆里,听大人说,应该是百草枯喝下去烧心烧胃,热,所以才脱掉上衣,躺在泥浆里,凉快。是我妈发现他的,因为我爸出门了好大会都没回来,我妈就骑电瓶车出去找,因为我爸曾经说过以后找不到他就去那里(就是那个地头)找他,他以前经常说这句话,因为他喜欢去那里散步溜达,那附近是个坟地,我爸的朋友前两年割腕自杀就埋在那。

从发现到救护车来已经耽搁了2个多小时,送到县医院,洗了胃,县医院说给家里人打电话看喝的什么农药,好找对应的解药。 我当时还在外地上班,是我表弟去找的,瓶子上写的是敌草快,拍了张照片给医院,医院说这就是百草枯,赶紧送市医院吧,县医院救不了,然后救护车的工作人员说市里的xx医院可以救喝百草枯的,其他医院不可以,然后立马马不停蹄的去了他指定的那个医院,转院又过去了1个半小时。 我父亲喝了整整1瓶,200ml,送到市医院的时候已经意识不清醒了,中间什么样的过程我不知道,我只说我见到他的时候吧。 我是当天下午接到我妈的电话说我爸出门好大会了,还没回家,我还安慰她说没事,可能去看别人钓鱼了,我妈说她还是出去找找吧。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的手机响了,是我妈打来的,我按下接听键,我发誓,当时手机里听到的声音,我这辈子都不想听第二次,现在回想起来都毛骨悚然的声音,我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就听到我妈嚎啕大哭的声音,真是嚎啕大哭,然后带着哭腔喊:儿子!你爸爸他喝药了! 我是连夜辞掉工作买高铁票回家的,到了医院正好是第二天的早晨5点左右,一夜没睡,到了医院,是我叔叔接的我在门口,因为我不知道爸爸的病房怎么走。 叔叔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你快去看看你爸爸吧,估计就这一会了,

他边说边哭,我跟着他走,感觉两个腿走路像踩着棉花。 到了病房,几个姑姑还有姑父,我妈都在,还有躺在床上的我爸爸,这个病房里住的都是喝农药的,旁边病床的老大爷也是喝的百草枯,她老伴陪着他,或许是他喝的少或者说是假药,他看起来没啥异样。 再看我的父亲,他躺在病床上,浑身哆嗦,鼻子插着氧气罐,然后嘴巴口腔都是黑色的,牙也是,好像是血,然后人一直哆嗦,好像在用力呼吸,又吸不到。 我们全家都在那里哭,过了一会来了个大夫,说他(我爸)现在的时间只能按秒算了。

其实到了市医院也没进行什么有效的治疗,就挂了点滴,吸了氧气,医生说透析也没有必要了,因为百分之99.999也救不活,然后就讲了几个什么别人含在嘴里没喝,打农药不小心吸入都去世的案例,像我爸这种喝了一瓶还耽误这么久的可以直接放弃了,然后又指了指隔壁床的老爷爷说,别看他现在活蹦乱跳跟没事人一样,指不定一周以后人就没了,说这个药就这样。

现在小姑娘就是这样,晚上好几次心跳都快要停止了,然后打抢救针,心肺复苏,救过来,身体备受摧残已经濒死的人了,完全靠医院打的那个针撑着,感觉每一次抢救过来都是让她继续承受那个折磨,然后又接着摧残,直到心跳快停止,再打针救活这样。陷入这种循环。

有时候也挺纠结的,父母希望的是多让你活一会,但是抢救后反而又要承受更大的痛苦,你还不能说话,自己还不能做选择说给我个痛快吧。早些年农村夫妻吵架很喜欢斗气说喝农药死了去,结果酿成了很多悲剧,包括我有个亲戚就是用敌百虫晶体冲水喝自杀的。我还见过一对夫妇斗气,女的为了吓一吓她丈夫,买了瓶2块钱的杀虫双当着他面喝了,虽然马上被催吐了,大家以为这么便宜的农药不会有什么事,结果也是难逃一死。这几年经济条件好了,喝农药的成年人少了,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干这种蠢事了。可悲的是,在网上看到不少这种青少年喝农药的事,像早两年那个杀鱼弟喝的也是这个。

延伸阅读

"百草枯之父"看病人照片2天没吃饭:没想到有人主动喝

被禁多年的“死亡之水”,

为何还会出现?

10月1日,河南驻马店的一位13岁女孩,因琐事,赌气喝下了剧毒农药百草枯。

家人将其送往当地医院洗胃,随后在民警的紧急护送下,转至武警河南总队医院抢救。

同时,北京、山东等地专家赶赴郑州会诊。

女孩的身体状况,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但就在10月5日凌晨,病情还是恶化了。

“前三天肾脏等器官还很正常,人也很清醒,从第四天开始突然恶化,肺部一个小时一变。”

家属谈及这一情况,泣不成声。

10月13日,女孩仍处于清醒状态,其肺部纤维化症状继续加重,十分痛苦,由于无特效解药,只能保守治疗。

很多人说,“百草枯这种药,给你后悔的时间,却不给你后悔的机会。”

因为很多中毒者在走向死亡的过程中,人是清醒的,只能一点点看着自己的生命流逝。

多器官衰竭,肺部纤维化,不可逆转,没有解药。

早在2016年7月,我国便已禁止销售和使用百草枯,但多年来,因喝下这一毒物而中毒死亡的案例仍屡见不鲜。

这说明此药仍然可以较为轻易获得。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中国的“百草枯之父”

作为一种快速灭生性除草剂,百草枯实在有着太多的优势。

它杀草速度极快,能迅速被植物绿色组织吸收,几十分钟即可使叶片黄,直至全株枯死。

这种效力,很少有药物能与之匹敌。

并且,药剂落到土壤里会钝化失效,没有残留危害,对生态环境非常友好。

它不会破坏植物的根系和土壤内潜藏的种子,故不会引起水土流失;

它不能穿透树皮、不会损伤树干,可以放心在果园、茶园、桑园、林带使用;

它甚至能耐雨水冲刷,施药后30分钟遇雨基本能保证药效,施工条件非常宽松……

● 喷洒百草枯后的效果

因此,自1962年英国ICI公司(先正达前身)首先注册并投产以来,百草枯迅速占领市场,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广泛使用。

1984年,我国开始从英国进口百草枯。

作为农业大国,我国的良田和高产田很少,农药需求量很大。

一定程度上,农药算得上是维护农业稳定的基础之一,它牵扯着粮食、环境、食品安全、生态平衡、地下水等诸多问题,这些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我们必须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1996年,时任山东省农药研究所副所长的李德军,带队开始进行百草枯的自主研制。

● 年轻时的李德军

谈起为什么选择这项课题,李德军说:

“一方面是由于国家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太年轻,不知道百草枯的研制难度那么高,很多大专家都知道这个东西太复杂,不好弄。

“当时我的想法是,我们研究所经济状况和国内知名度都比较低,如果我的研究项目与大院大所的课题重复的话,就很难有出头之日。往往是我的技术没等做成,别人已经产业化了。所以我只能找些大家都不愿意做的来做。”

靠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儿,李德军一头扎入了百草枯的研制中。

这一干,就是整整8年。

经过持续性的攻坚克难,中国企业自主生产的百草枯终于面世,它一经推向市场,便以优良的性能和低廉的价格,广受好评。

在国内上百种农药产品中,百草枯很快跃居生产使用量第二的位置,并在全国范围内,拉动了一整条产业链的快速发展。

几乎是一夜之间,李德军便成了传奇人物,被誉为“中国百草枯之父”。

但与此同时,百草枯危险的一面,也渐渐暴露出来。

独属人类的“死亡之水”

百草枯不污染环境,不损害植物根系,不腐蚀金属药械,甚至对家禽、鱼类、蜂类都是低毒。

这些“伪装”,让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被归为中等毒类。

但它对人的毒性极强。

随着百草枯销量激增,口服百草枯自杀者人数也在激增。

致死量20%水溶液5~15ml,往往一小口,便已无力回天。

食管糜烂,器官衰竭,肺部纤维化,变得像干枯的丝瓜瓤一样。

更可怕的是,百草枯对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并不明显,也即是说,患者在整个过程中,意识都是非常清醒的。

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整个死亡过程,残忍而痛苦。

曾有人这样形容百草枯的致死经过:

“就像在等待一场活埋,嘴巴、嗓子都已经烂掉说不出话来,人在清醒中逐渐喘不上气,最终被活活憋死。”

在第一次看到百草枯病人的照片后,李德军把自己关进屋子,两天没怎么吃饭。

“我早就知道百草枯没有解药,但我一开始对这点并不是很重视,因为这不是给人喝的啊。我真的从来没想到这个产品会有人主动去喝。”

为了改善百草枯的“瑕疵”,李德军给它加上了三道防线:

把它染成难看的墨绿色,让人看了以后就明白,这不是喝的东西;

给它加入臭味剂,让人闻起来很恶心;

再给它加上催吐剂,服下后能快速作用于大脑中枢神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人体呕吐。

但这些努力收效并不明显,百草枯依然是人类急性中毒死亡率最高的农药。

李德军对此非常自责。

他常常接到百草枯病人家属的电话,电话那头有哭诉的,有发脾气的,有骂人的,什么表现的都有,这让他有种深深的负罪感。

● 李德军

为了弥补百草枯对一些家庭造成的不幸,李德军配合中国农药工业协会,成立了百草枯社会责任关怀工作组。

联合十几家百草枯生产企业,筹集了一大笔资金,用来资助百草枯救治。

同时,相关的技术攻关也一刻不曾停止。

“有研究表明,冲动性自杀者想自杀的时间周期为13秒,如果拖过了这13秒,他很可能就不会死。”

为了争取这短短的13秒,李德军针对百草枯做了大量的研究。

他用将近3年的时间,最终将水溶性的百草枯,在严格控制剧毒粉尘的条件下,做成了颗粒剂。

使用前,需要将颗粒剂放入容器内搅拌溶解,为冲动自杀者争取着最后的反悔时间。

但未及投放市场,便迎来了百草枯的一纸禁令。

“被喝到停产的农药”

随着中毒致死案例越来越多,百草枯的问题,已经从一项单纯的技术问题,上升到了敏感的社会问题。

2016年7月1日,国家颁布禁令,正式停止百草枯在中国境内的销售和使用。

一时间,引起了极大的争议。

有人说,“不能因为菜刀能杀人,就不卖菜刀了”,应该给百草枯“留一条活路”。

但国家站在更高的层面,从关怀人的生命、从消费者使用者的生命安全角度来评判,百草枯确已不能在当下环境使用。

人命关天。

与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相比,一切都不值一提。

百草枯被禁后,因服用百草枯中毒的事件有所减少,但并未消失。

每年接诊的农药中毒病例,仍有相当大一部分,属于百草枯水剂中毒。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与其他替代品相比,百草枯价格更低、效果更好,很多农民愿意选用。

这种巨大的市场需求,催生出一些地下黑工厂,开始违规生产百草枯,销售也从台面转到台下。

还有一些厂商,将百草枯水剂混入其他农药,甚至换个商标、包装,打着其他农药的幌子,继续售卖含有百草枯成分的药剂。

这无疑给正常监管带来很大的考验,中毒后医生判断、治疗也更加困难。

想要在国内市场彻底杜绝百草枯,任重道远。

其实,不只中国,世界其他国家针对百草枯,也采取了一系列的管控措施。


如澳大利亚、新西兰要求,对包括百草枯在内的所有高毒农药必须单独上锁存放;
哥伦比亚要求,操作人员需佩戴呼吸面具;
日本要求,购买者必须签字,申明销售和使用的严格限制;
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巴拉圭等,则限制百草枯的最高含量;
而在美国和加拿大,农场主需聘请有资质的专业公司来打药,普通消费者很难接触到这种农药……


人们对它的忌惮和封禁,在于它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自杀的门槛,让冲动者毫不费力便能跨出那无可挽回的一步。

我们为那位13岁的女孩惋惜,正值花季,也许在打开瓶盖的那一刻,她根本没有意识到,恶魔正悄然降临。

我们由衷希望,奇迹能够出现。